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文化改革頻道>>公共文化服務

守在基層舞臺上 陪著百姓過大年

時間: 2020-01-15 09:54:37     來源: 中國文化報    編輯: 白琳

去年大年初三外去演出時,小女兒還在睡夢中,我在她的小臉頰上親了親便走了。等到晚上回來時,小女兒對我說:“媽媽,你要不是演員就好了,那樣就能多陪陪我了?!甭牭竭@句話,我鼻子一酸,眼淚在眼眶打轉,雖然我沒有太多的時間陪自己的孩子,但卻陪伴了更多的孩子。

這些天來,我們西安兒藝在排練新劇《唐詩雅逸——游子吟》,同時兒童劇《哪吒》劇組在忙著準備春節期間的演出。我還要抽空排練中法戲劇工作坊結束后的“作業”,為2020年演出作準備。雖說任務不少,但西安兒藝大家庭中充盈著的歡樂和干勁,讓我們每個人感到身上似乎有著使不完的力氣。

剛剛過去的2019年對我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這種不平凡不僅體現在創意民俗兒童劇《二十四個奶奶》榮獲第26屆蘇博蒂察國際兒童戲劇節 “最佳劇目獎”,歐陽宏媛與我榮獲“最佳表演獎”,更在于從藝13年的經歷讓我更加珍惜西安兒藝團隊的融洽與活力。這一年我一共演出了150場戲。

或許,有些人會質疑:演了這么多場,在舞臺上是不是就成了機械的條件反射了?當然不會!

就以春節期間的演出為例,雖然一連幾天都演出同一臺劇目,但每一場演出臺下的觀眾是不同的??粗_下來自不同地方熱情歡呼著的觀眾,我們只會演得更加用心、更加賣力。

目前,我已經調整到演出備戰狀態,準備以最飽滿的熱情迎接喜氣洋洋的新年??v然在春節期間也想多陪陪家人,但一旦來到演出現場,化裝、整理道具、默背臺詞……這些印刻在腦海里的步驟和動作就自然蘇醒,全身心地將角色呈現在觀眾眼前。

今年的排演依舊時間緊、任務重,我打算像去年一樣,把遠在延安老家的父母接來西安,好在演出的間隙,多陪陪他們。(本報駐陜西記者 秦 毅 整理)

趙一巒(右)在聲樂大師課上指導學生 本報記者 盧 旭 攝

被需要是文藝工作者的夢想

中央歌劇院男中音 趙一巒

1月13日,是我隨中央歌劇院“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文藝小分隊開展基層慰問演出的第10天了。連日來,我們深入湖南省與重慶市的9個貧困縣,為當地的鄉親們送上文化大禮包與新春祝福。

大巴車在路上飛奔,我們繼續向著下一個演出地點進發。經過連日的“征戰”,又有兩名同事病倒了,但是我們還是盡力用最飽滿的狀態將最優美的歌聲獻給鄉親們??粗嚿掀v的同事昏睡的樣子,看著窗外伴隨著山路起伏搖曳的風景,思緒一下回到2018年1月參加基層慰問演出時的場景。

那是在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山區里。踩著晨光,5點多便從北京出發,途中一次又一次地換乘著各種交通工具,貴州狹窄曲折且蜿蜒的山路、天空中不斷飄落的雨絲讓前行的道路愈發艱難。大巴在崎嶇泥濘的道路無法通行就換乘小面包車,連小車都無法通行的時候,我們就深一腳淺一腳地徒步上山,到達演出村寨時已經是下午4點了??粗缫训群蚨鄷r的村民,我們沒有絲毫停留就開始了演出。那天唱的什么歌曲,在我記憶里已經模糊了,但村民那激動到無以言表的神情深深地鐫刻在我的記憶深處,并經常閃回在腦海里。

從此之后,每到逢年過節的下基層演出,我都積極參與。我們不僅要到邊遠山區、貧困地區送上演出,還為當地的孩子進行聲樂培訓。今年,我發現了許多聲樂方面的好苗子,但是貧困地區的藝術教育力量薄弱,孩子們得不到系統的訓練。聲樂課上,為了讓同學們放松狀態和正確發音,我拉著他們邊走邊朗誦歌詞,讓他們在松弛的狀態下調整氣息并糾正咬字、發音??粗⒆觽兘涍^點撥,聲音有了明顯改善,我高興極了。不僅如此,我和同事還把自己聲樂訓練的小技巧和小竅門毫無保留地與當地音樂老師分享,通過幫助他們提高水平,從而幫助更多孩子。

看著孩子們一張張笑臉,一道道激動、渴望的眼神,我總是想起在貴州的演出經歷。那是我第一次和觀眾如此接近,以至于他們臉上的任何一個細微的表情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他們的眼神從此深深地刻在了我心中,這讓我對自己的職業有了更深刻的認知。這種“被需要”帶來的滿足感與幸福感,讓我意識到這就是我作為一名歌唱演員的夢想,也讓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什么是“人民需要藝術,藝術需要人民”。

打 印】【頂 部】【關 閉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