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文化產業評論

專家談丨張燕:陜西文旅發展的短板在哪里?

時間: 2020-01-03 10:16:46     來源: 西部網    編輯: 白琳

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中,已有56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中國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占我國公民出境旅游目的地總數的37%,中國已成為許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重要客源市場。世界各國也將“一帶一路”的建設逐漸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希望與中國加強文旅交流合作。2019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旅游熱度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東歐地區是中國出境人數占比最高的旅游目的地國家。2019年是陜西深化旅游管理體制改革,持續加強“一帶一路”文化旅游品牌建設的一年。陜西文旅進一步深度融合,旅游發展面臨新的格局。歷史文化景區(點)熱度不減,“一帶一路”旅游、體驗與度假旅游品質提升,紅色旅游、鄉村旅游異?;馃?。

陜西“一帶一路”文化旅游發展現狀與特點

預計2019年底,陜西省接待境內外游客7.07億人次,同比增長12.2%;旅游總收入7200億元,同比增長20.11%。相比較2019年1—9月,陜西省接待境內外游客52354.21萬人次,同比增長21.86%;旅游總收入4965.33億元,同比增長29.09%,旅游各方面的增速都有所回落。游客在陜西的平均游玩天數由過去的2.9天,延長到了4.7天。家庭或者親朋結伴占比最多,為50.47%,隨著西安成為網紅城市,到陜西旅游的中青游客成為主流。綜合各方數據2019年陜西絲路文化旅游有如下幾個發展特征:

1、公共服務體系日趨完善 主客共享優美的旅游環境

陜西不斷加大政策指引和財政投入,公共服務體系日趨完善。智慧旅游快速推進,9個市28個縣建成并運營智慧旅游中心,初步形成省、市、縣互聯互通的智慧旅游監測體系,陜西省4A級以上旅游景區游客聚集區全部實現WIFI覆蓋。西安市浐灞生態區投資3700萬元,計劃建設全西北最具典范的西安絲路旅游服務中心。博物館、美術館、圖書館、戲劇場、電影院、歷史文化街區成為主客共享新空間。旅行服務商從以傳統旅行社為主的單一型態,轉向多業態多主體的創新式融合發展市場主體。

2、旅游重點項目的建設推動了絲路文旅的發展與升級

陜西投資超億元旅游項目達到200多個,超10億元項目72個,超50億元項目28個,超百億元項目7個。絲路歡樂世界項目已經簽約,該項目選取絲路沿線國家和重要節點,分為中國、意大利、印度等七個主題區,占地567畝,總投資約30億元,2021年正式對外開放。陜西已赴近20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開展旅游推廣活動20余次。目前已有德國、英國、法國、西班牙等20個國家在西安設立簽證中心,西安國際化程度逐年在提高。

3、藝術語言拓展絲路人文交流

每年在陜西舉辦的絲綢之路博覽會、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絲綢之路電影節等絲路人文交流活動,為陜西參與亞洲及世界各國的人文交流創造了平臺。2019西安絲綢之路國際旅游博覽會簽約陜西省文化和旅游重點項目45個,涉及金額389.5億元。

陜西“一帶一路”文旅合作發展的基礎

著力于關中平原城市群,著眼于大范圍規劃、大區域合作,把歷史文化資源轉化為項目,通過項目帶動產業,產業促進發展,聯合推進“一帶一路”文化旅游快速發展。

1、利好政策的疊加助推陜西絲路文化旅游的合作發展

陜西是關中平原城市群的核心區,由《關中—天水經濟區發展規劃》、“一帶一路”倡議、《晉陜豫黃河金三角經濟區規劃》,到《關中平原城市群發展規劃》,西安成為第九個國家中心城市,從國家戰略層面對陜西提出了更高的發展要求,即從國際一流旅游目的地到世界級旅游目的地的發展目標的變化,為絲綢之路文化旅游合作發展提供了政策法律依據,也表明我國將建立以國家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城市群帶動區域發展新模式,推動區域板塊之間融合互動發展。

2、環境基礎

在中國西部和中亞的絲綢之路沿線發育了8個有相當規模的城市群,以這些城市群為支點,結合其他特色城市形成了規??捎^、結構較為合理的城市體系,為“一帶一路”文化旅游合作發展奠定了城市體系。關中平原城市群坐擁秦嶺與黃河,山水相依,旅游資源豐富,立體交通網絡已經形成。以西安為中心的“兩環三橫四縱六輻射”高速公路網絡,以及高鐵的貫通,將關中平原城市群所輻射的西安、寶雞、咸陽、渭南、商洛、銅川、平涼、慶陽、臨汾、運城11個城市并入了西安1—2個小時的經濟圈。

3、文化資源基礎

關中平原城市群地處黃河流域主體區,南依秦嶺,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中國傳統文化承載區,相同的歷史淵源和文化背景,為文化旅游合作與一體化發展奠定了基礎。西北五省區是我國革命歷史文化遺存的重要區域,陜甘寧、陜晉紅色旅游區,新疆的“兵團精神”,青海的原子城,甘肅酒泉的衛星城等地,以及西安、蘭州、烏魯木齊等地建立的八路軍辦事處遺址等等,在中國革命史上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給后人留下了一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政治思想和歷史文化遺產;關中平原城市群以絲路起點西安為中心,是絲綢之路沿線文化遺存最密集的城市群和產業聚集帶,在絲綢之路文化旅游合作方面具有良好的優勢和廣闊的前景。

陜西“一帶一路”文旅合作發展的短板

1、旅游服務質量有待提升

陜西作為內陸省份,航空運輸對入境游具有重要意義。截至2018年底,西安咸陽機場開通了國際航線 64條,但同北京首都機場(165 條)、上海浦東機場(140 條)、廣州白云機場(99 條)和成都雙流機場(73 條)都存在著較大差距,同時市內公共交通無縫對接還不夠完善,偏遠景區“最后一公里”交通需要貫通。

2、發展資金不足 投融資渠道單一

陜西目前文化旅游發展的主要資金來自政府投入,民營資本介入很少,融資渠道較為單一,主要是民營文化企業規模較小,市場化運作程度比較低,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文化旅游業長遠發展。

3、旅游收入偏低 門票收入占比過大

2018年廣東旅游總收入排名第一1.36萬億,其次為江蘇旅游總收入為1.32萬億,山東為1.046萬億,四川為1.01萬億,河南為8000多億。旅游資源大省陜西,2018年陜西旅游總收入5994.6億元,并未列入前五,而是跌出前10名。而且,廣東的旅游收入是陜西的兩倍多,與鄰省四川、河南都存在明顯的差距。陜西豐富的旅游資源并未充分轉化為預期的旅游收入,其根本原因有:一是區域發展不平衡,產品供應體系有待優化。著名5A景區大都集中在西安,承接了大量到陜旅游的游客,多數4A乃至3A以下的景區在旅游中參與感很弱,陜南、陜北優質資源開發利用不足。二是各大旅游集團占據了陜西優質的旅游資源,形成了比較零散的資源格局,并且之間又各自為政,無法形成合力。三是陜西旅游收入基數較低,欠賬多,2012年陜西全年旅游收入僅為2000多億元,近幾年翻了將近3倍,自我縱向比較發展較好,橫向比較不如東南沿海省區。

4、區域合作深度不夠 缺乏大文化旅游的觀念

受跨省分區領導、交通不暢等條件制約,關中平原城市群各區域沒有有效整合資源,共鑄旅游品牌,打造協調互補的旅游線路。比如:天水是秦人發祥地,關中則是秦人崛起之地,旅游者只從享譽全球的兵馬俑看到了一種文化的結果,并不了解天水早期秦文化是其源頭。彼此之間缺乏一個連線板塊式發展的大文化旅游觀念。關中平原城市群區域文化旅游特色不鮮明,整體形象與品牌建設有待強化。比如,西安、寶雞、天水作為中華民族的重要發祥地,也是伏羲、炎帝、黃帝三皇主要活動地區,關中平原城市群缺乏對這類文物旅游產品的整體包裝和宣傳。

打 印】【頂 部】【關 閉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兴业理财平台 北京赛车pk10是什么 辽宁快乐12十大遗漏 甘肃快3新走势图 大发棋牌官网多少? 北京赛车app苹果下载 体彩顶呱刮20出奖规律 怎么线上购买福利彩票 加拿大快8开奖能作弊吗 昨晚香港6合开什么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