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改革

文化產業

非遺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園區

文化旅游

文化產業發展

新時代文創產業需要內涵式發展

時間: 2019-11-18 10:27:53     來源: 中國文化報    編輯: 白琳

新時代的文化創意產業到底有何特色?筆者認為,新文創的本質就是“文創+科技”“文創+融合”“文創+環境”的一個生態體系。相對于外延式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內涵式發展更應注重文化、創意要素的內容精神性、審美性價值和產業化的潛力挖掘,可從以下三方面推進。

第一,新時代發展時期需要聚焦和依托新經濟業態,進一步發揮文化創意產業的“精神性內容”的創意創新驅動力。在以5G、“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新經濟發展階段,文化、創意要素成為了新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也是傳統經濟結構轉型的重要催化劑。當前,中國關于創新對于整體社會的推動力已經達成共識。文化創意產業的特色和優勢就在于其內在文本內容不斷更新的驅動。隨著我國公民素質教育的不斷提升,大眾審美水平日趨提高。生活美學化是文化創意產業的又一重要契機,這就使得文創內生價值的增值不僅僅是與新經濟業態中的技術緊密結合,更要在文創產品和服務的供給面提高審美價值,讓生活中的創意產品和服務做到新技術、新創意、新藝術的統一。

文化和創意要素不斷向經濟生態、經濟活動進行滲透,提供強大的內容資源和智力支持。這也就意味著傳統的廣電傳媒、演藝出版、網游動漫等行業必須緊跟新經濟的發展趨勢,以內涵要素的創新作為文化創意創新的主要內容,通過創意改變和提升低端制造業水平。新經濟形態下的文化創意,既是對傳統文化的創新,也是在面對“00后”等成長型文化消費群體時,自身與時俱進的發展和實踐。

第二,新時代發展需要注重文化內容、創意文本的內涵式融合,不能僅僅是“為融而融”,要真正實現基于市場發展規律的行業跨界融合。各個城市、文創園區應該重點發展適合自身內生發展的特色業態。在我國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進程中,文化創意產業已貫穿在經濟社會各領域各行業,呈現出多向交互融合態勢。文化創意和設計、金融、高端服務業、旅游、科技、醫療健康等實體經濟之間的深度融合,是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也是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和國際競爭力的重要舉措。文化創意與金融、科技的融合不僅推動了文化創意產業的持續發展,更重要的是拓展了傳統經濟領域。

特別是在當前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大背景下,文化產業和旅游產業將成為文化創意跨界融合的重要橋頭堡。各類融合示范基地的不斷推進,也將進一步豐富新經濟內容。關于行業的跨界融合,應注意兩個方面,一是有些細分領域在實踐、實操層面已經先行于政策,實現了互助互利,所以后續的培育和發展要汲取已有經驗;二是跨界融合雖然是趨勢,但并非定性規則,很多文創行業間的融合存在很大隔閡,融合價值并不高,就得避免“為融而融”。

此外,每個城市、園區都有自己文化、創意的“在地化”特色和氣質,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不是每個城市在文創各領域都實現“共贏”,而是找到屬于自己的特色業態。因此,我們看到阿里巴巴帶動了杭州文化創意產業迅猛發展;抖音帶動了城市的活躍度,成都、西安、重慶、杭州等城市的活躍度甚至超過了傳統一線城市。我們在看待城市或園區文創發展時,不能一味地拿規模經濟作為唯一指標,城市活躍度、公眾滿意度應該被納入進來。

第三,新時代文化創意產業應該更重視國內外市場、政府治理、創意環境和人才等宏觀生態圈。既要在當前風云變幻的國際貿易背景下,做到靈活有效地應對,又要回歸產業本身的發展規律,營造適合創新創意的生態環境。長期以來,政府出臺了一系列利于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財政金融、人才引進、優化環境等政策,效果也較為明顯。文化創意產業的內涵式發展是一個整體生態問題,除了政府政策傾斜,還需要市場主體、社會組織的共同努力。針對文化創意產業的多樣化業態現狀,政府管理必須從多部門管理轉向有效的協同機制,不能僅僅是各個歸口部門的疊加管理,而是要有一個合理的協同機制,甚至圍繞著新型政府治理理念,進行更為深入的機構調整。(從成都、杭州等二線城市文化創意產業迅速發展的情況可見,大量的創意人才受制于房價、生活成本及創作空間,開始從北上廣遷出。)政府、市場和創意環境之間要達到一種和諧、平衡。

同時,文化創意產業不能僅盯著國內市場,必須將國內、國際兩個市場統一起來。當前百老匯演藝、好萊塢電影、歐洲設計、日韓動漫網游等對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的市場影響力依舊很大。中國文化的對外競爭優勢依舊處于一個爬坡階段。故中國文創的后續內涵式發展還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如何提升在對外交流、貿易中的話語權。話語權的提升包括行業組織的重構、內容創意的引領、優秀人才的匯集、國際文化市場的融合等。

當前,我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進入了重要轉型期。在深化文化體制改革的同時,在組織協調機制上需要營造利于文創融合的制度環境。文化創意產業的內涵式發展應該知止而后有定,文化、創意不是產業化的捆綁物,應明確發展的目標和邊界;文化創意產業的內涵式發展應該始終保持靜氣,文化創意物品和服務的內涵價值不是簡單一個規劃、規模投資或任意主觀決定就能實現的,需要各類要素在有序的制度環境中不斷積淀;文化創意產業的內涵式發展要始終把質量、滿意度、影響力放在重要位置。

(作者馬明系北京舞蹈學院人文學院教授、副院長)

?

打 印】【頂 部】【關 閉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股票短线* 彩票种类 天天选四预测 配资炒股流程上上盈靠谱 11选5开奖结果辽 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加油卡备付金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冷号 15选5预测 老牌配资